當前位置:首頁 > 在線服務 > 文明網校 > 網上課堂

“知”且“不道”

來源:北京晚報

時間:2019-10-28

  李之柔
  河北易縣有一座唐代開元年間興建的道德經幢,在那里和當地人交談時,我發現他們習慣將“不知道”說成“知不道”,由此,我想起白居易的一首詩《讀老子》:“言者不知知者默,此語吾聞于老君。若道老君是知者,緣何自著五千文!
  全詩二十八個字,不難懂,也沒有什么詩味兒,更像是一個文字游戲。起句出自《老子》第二十八章的“知者不言,言者不知”,第二句承勢說“這話我是從老子那里知道的”,后兩句把話鋒一轉:“假如老子你是智者,為什么自己還要寫《道德經》一書呢?”
  回答白居易的問題很容易,讀一讀司馬遷的《史記·老子韓非列傳》就可以明了:“老子修道德,其學以自隱無名為務。居周之久,見周之衰,乃遂去。至關,關令尹喜曰:‘子將隱矣,強為我著書!谑抢献幽酥鴷舷缕,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終!笔虑榈恼嫦嗍,老子研修道德,其學以隱秘、不求聞達為主旨。在周地住久了,他看到周朝日漸衰敗,就打算離開。到了關口,關令尹喜說:“您就要隱居了,勉為其難為我寫本書吧!币虼死献硬胖鴷,共五千多字,分上下篇,闡述了道德的本意,隨后離去,沒人知道他的下落。并非是老子自命為“知者”或者主動做“言者”,而是應關令尹喜之求方才寫下五千言;而且老子在開篇就強調了“道可道,非常道”,這是很多人都熟悉的一句話,不過若要用三言兩語把這句話解釋清楚,恐怕還真就會覺得“不可說,不可說”。我們所知的,是不是真相?我們表達的,是不是真心?旁人的理解,是不是有偏差,是不是和我期望的相同……至少由白居易這首詩可知,他“聞”出的“味”,似乎和老子的“言”道有相當大的差異。先不管什么“常道”,“言”能道個明白,“聞”能“味”個真切,就已不“易”。
  老子認為“天之道,不爭而善勝,不言而善應,不召而自來,繟然而善謀”(第七十三章),說“善行無轍跡,善言無瑕謫,善數不用籌策,善閉無關楗而不可開,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第二十七章),還說“希言自然。故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孰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于人乎”(第二十三章)!吧蒲浴笔抢硐霠顟B,“不言”可以理解為不說或者少說,“希言”肯定是少說,話少才合乎自然之道。老子打比方,疾風刮不了一早晨,暴雨下不了一整天,誰使之如此呢?天地。天地的疾風驟雨尚且不能長久,何況人呢?所以“圣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第二章),因為“多言數窮,不如守中”(第五章)。換老人家的話就是:你少說兩句,清凈一會兒吧,沒人把你當啞巴賣了!不懂的不要說,一旦大徹大悟了,想想也沒有什么好說的,除非能有老子般的道德修養,還有他那樣的運氣,居然碰見關令尹喜這樣的好學生。
  粗略翻閱了一下《全唐詩》,直接涉及老子和道德經的作品并不多,反倒在白居易的作品中,與之相關的詩和詩句不少,比如“逍遙無所為,時窺五千言”(《養拙》)、“唯看老子五千字,不蹋長安十二衢”(《村居寄張殷衡》)、“五千言里教知足,三百篇中勸式微”(《留別微之》)、“何況玄元圣祖五千言,不言藥,不言仙,不言白日升青天”(《海漫漫》)等。白居易在詩題中標注讀書的詩作,頗具代表性的有《讀漢書》、《讀史五首》、《讀莊子》、《讀李杜詩集因題卷后》、《讀禪經》等,《讀老子》作于公元八三四年,時為太子賓客分司,心境可想而知。待到晚年,特別是好友元稹、劉禹錫相繼去世,這首《全唐詩》中唯一題為《讀道德經》的作品應運而生,其情可鑒:
  玄元皇帝著遺文,烏角先生仰后塵。
  金玉滿堂非己物,子孫委蛻是他人。
  世間盡不關吾事,天下無親于我身。
  只有一身宜愛護,少教冰炭逼心神。
  “金玉滿堂”句出《老子》第八章“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和前面“不言而善應”一樣,都是“天之道”。老子云“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第八十一章),“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君。夫唯無知,是以我不知。知我者希,則我者貴”(第七十章),像是在自嘲:我說的道很容易理解,很容易實行;天下沒有誰理解,沒有誰實行。道本有所宗,事原有所尊。由于人們無知,所以不理解我。能理解我的人很少,我的道就更顯得珍貴。
  經典不朽的魅力在于時讀時新,白居易作為唐代的著名詩人,在創作中自夸拍馬(如《養拙》)、故意做翻案文章(如《讀老子》)的情形固然難免。然而其真性情,還是經常會流淌于筆下(如《海漫漫》),特別是對比《讀老子》和《讀道德經》所言,別有一番滋味。
  孔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老子一句“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惹出后來者多少閑話?看來還是易縣人智慧,他們“知”還能“不道”,比起白居易抑或我這樣“不知”還要“道”者,不知道要強多少倍。
原文鏈接:http://bjwb.bjd.com.cn/html/2019-10/27/content_12425386.htm 

(責任編輯:常辰)

  • 0
    表情-挺你
  • 0
    表情-搞笑
  • 0
    表情-傷心
  • 0
    表情-憤怒
  • 0
    表情-同情
  • 0
    表情-新奇
  • 0
    表情-無聊
  • 0
    表情-路過
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