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 > 身邊好人 > 好人榜

【孝老愛親】刁炳申:孝在不言中 只為照顧年邁的繼母

撰寫時間:2015-07-02 文章來源:首都文明網

  刁炳申,男,59歲,中共黨員,首鋼寶業公司退休職工,門頭溝區大峪街道增產路東區社區居民。

  人常說“久病床前無孝子”,而家住增產路東區的刁炳申,卻五年如一日照顧患病繼母,被社區居民公認為“大孝子”。

  刁炳申11歲時,母親因病去世,一時間家里像塌了天一樣。在大臺煤礦工作的父親擔憂三個上學的孩子,整日愁眉不展。好心的鄰居張羅著又給父親找了個老伴兒。從此,刁炳申有了繼母。

  2010年7月,老兩口搬進寬敞明亮的樓房,準備安度晚年。但父親卻生病住院,不久便撒手人寰。隨后,大哥也跟著去了。繼母悲痛欲絕,不慎將胯骨摔裂,一病不起。當時,刁炳申遠赴曹妃甸上班,妻子照顧病重的岳父母又難于脫身。怎么辦?千斤重擔壓在他的肩上,思前想后,左右為難,可一想到繼母一人躺在床上,吃不上、喝不上、拉了尿了沒人管時,53歲的刁炳申毅然向公司提出提前退休申請,回家做起了繼母的專職護工。

  照顧老人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柴米油鹽、吃喝拉撒、洗洗涮涮,樣樣得管。光做飯這事兒,就給他出了難題。繼母原本還可口的,現在都不愛吃了,甚至連筷子都不動。問她想吃什么?她說隨便,可是做好了又不吃。沒辦法,只能重做,直到老人吃了為止。為讓繼母吃好,他收看北京電視臺的“食全食美”欄目,邊看邊記,自己學著做。

  他對繼母的日常護理更細心,起床、穿衣、刷牙、洗臉、按摩、吸氧、燙腳、端屎、倒尿、用輪椅推著出去散步,這一套流程,樣樣不落,天天照做不誤。臥室冷暖,床墊干濕,老人的體溫高低,他時刻掛在心上。甚至一個表情、一點點反應,都逃不過他的眼睛。一次,他夜里為繼母接尿,發現老人家皺了皺眉頭,似乎有難言之隱。事后,他多方打聽,買來了尿液計量器,夜晚為老人戴上,早起取下來清洗。雖然麻煩,卻減少了老人夜尿頻、尿盆硌、不得休息的痛苦。

  一天,居委會干部入戶調查,正趕上刁炳申在睡覺。來人開玩笑說:“大白天的你這覺還挺多?”他不好意思的說:“老太太起夜好幾回,我得為夜戰做準備!币睬,正說著話呢,繼母拉在了床上。聽到叫聲,他大步沖到老人床前,嘴里說著:“媽,不著急,兒子來了!”只見他麻利地把老人的內褲脫下來,然后用溫水為老人擦洗,翻過來、調過去,再換上新內褲。接著又動手清洗、消毒換下來的內褲。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想象這位一米八個頭的大男人,會這樣無微不至地對待自己的繼母。

  有人找他出去干活,他謝絕了,說“孝順母親是我最重要的工作”。5年來,1800多個日日夜夜,記載了他人生中的一段難忘經歷,也見證了他對繼母的孝心。更難能可貴的是,他把這種小家小愛放大到社區,傳遞給鄰居和身邊所有需要幫助的人。樓上樓下,院里院外,住著四、五位老人,最小的七十多歲,最大的九十多歲。不論誰家有事,只要跟他說一聲,他都會盡心盡力地去照顧。久而久之,刁炳申名下就多了個“大孝子”的美稱。

  2013年11月的一天,四單元的一位鄰居風急火燎地敲響了刁炳申家的門,說愛人出工傷了,讓刁炳申幫忙照看家中92歲的婆婆。他立馬應了下來。在近半個月的時間里,他送飯、送水,忙前跑后,還一次次把做好的飯菜送到了病人床頭。這對夫妻熱淚盈眶地說:“有人惦記真好,特幸福,我們永遠忘不了你對我們家的恩情”。

  平日里,刁炳申做了好吃的都會給老人們送去一份。天氣好的時候,他把每位老人都接到院子里一塊聊聊天、扶著或推著老人們散散步、活動活動。他常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這可都是我的寶藏!”

  刁炳申用行動詮釋了“百善孝為先”的古訓,傳承著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繼母說:“我有個好兒子,可我把他拖累的夠嗆,沒有他我真不知道怎么活下去!蹦陱鸵荒,歲月的風霜斑駁了繼母的容顏;日復一日,生活的油彩重塑了母子的情分。病榻上83歲的繼母在光陰荏苒中品出了一個“好兒子”,樓上樓下的鄰居們在切身體會中認識了一位“刁善人”。大愛無言,生命之花在刁炳申的悉心澆灌下四季盛開,將永不凋謝。

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