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 > 身邊好人 > 好人榜

【敬業奉獻】李宏、王宏夫婦:一對癌癥夫妻的天使路

撰寫時間:2015-03-03 文章來源:首都文明網

  李宏,男,1964年3月出生,中共黨員,北京懷柔醫院醫生。王宏,女,1963年4月出生,中共黨員,北京懷柔醫院護士。

  手術間里,大家注視著熒幕,只聽見電刀發出“搭、搭”的聲音,這是一臺普通的膽囊結石手術,這又是一臺不太普通的手術:48歲的主刀醫生李宏是一名膀胱癌患者,當天下午,他就要接受第一次手術。下午的手術需要麻醉禁食,他從昨晚就不吃東西,一上午餓著肚子站了一個多小時操刀手術,手術完畢,脫下綠色的手術服,他直接躺上隔壁手術室的手術臺。

  北京懷柔醫院有“二宏”,是一對中年夫妻,同名不同姓。丈夫叫李宏,是大外科主任,妻子叫王宏,是醫院手術室的護士長。

  有百感交集的同事說,這對夫妻緣分匪淺。

  兩人都不是北京人,祖籍都是山東,兩家父母都是勝利油田的職工,后來又都到了河南中原油田。他們上的是同一所幼兒園,但一個小班,一個中班,從小到大并不認識。高中畢業后李宏考上了山東醫科大學,子承父業當了醫生,王宏則考入了當地一家護理學校,畢業后分配到中原油田醫院,和李宏的母親成了同事。1987年,“二宏”喜結良緣,開始了志同道合的生活。

  2006年,夫妻倆作為北京市成熟人才雙雙被懷柔區衛生局從河南中原油田醫院引進到懷柔區第一醫院。

  2013年是“二宏”結婚25周年。銀婚之年,李宏想給妻子一個驚喜,悄悄預定了巴厘島度假,來一個浪漫的“銀婚蜜月”。

  走的前幾天,李宏突然開始尿血,一查,膀胱癌。

  浪漫的假期取消,痛苦的治療開始。2013年的最后一天,李宏接受了第一次膀胱腫瘤切除手術,也就是文章開頭那一幕。

  第二天就是元旦,李宏這輩子也不會忘記,上手術臺時,外請的主刀專家對他說的那句話:“李大夫,愿你的明天,是一個嶄新的開始”。

  這是一個新的開始,李宏開始了既是病人又是大夫的生活。

  第一次手術后住院期間,他住在外三病房,距離自己科室的病房要穿過一條L型走廊,那陣子他經常在這條走廊穿梭。一次他和科里通電話,聽說一名腸癌患者在接受手術后持續高燒,幾名大夫始終找不出原因。他內穿病號服,外面套了件白大褂來到患者的病床前,和同事們分析病情,找出了感染灶,經過穿刺引流,患者體溫逐漸下降,感染得到了控制。為了不耽誤患者,他恢復工作后將每周一次的化療和膀胱鏡檢查放在了周六。2014年7月的一個周六,李宏在手術室做完膀胱鏡檢查,仍在麻醉復蘇中,旁邊手術室的護士,隔個3、5分鐘就跑過來看一看李主任醒沒醒。

  原來旁邊進行的是一臺急診手術,病人腹腔打開后腸粘連嚴重,主刀醫生不是特別有把握,想讓李宏蘇醒后來給把把關。李宏終于從麻醉中醒過來,走路還有點不穩,來不及摘尿袋就過來了,在旁邊一站就是一個多小時。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就在王宏為丈夫的膀胱腫瘤心急如焚,四處找資料,多方問詢的時候,2014年春節后體檢時,妻子王宏不幸也查出癌變,最終確診為甲狀腺癌。

  李宏深感愧疚,不該讓身患重病的妻子這樣沒日沒夜地精心照顧自己。李宏忘記了自己的病痛,把更多關愛送給了病中的妻子。為了盡快切除腫瘤,防止擴散,幾種手術方案,他反復地精心挑選比較,生怕有啥閃失。妻子手術就住在了自己的科室,他一邊上班一邊照顧。

  恩愛夫妻成了患難夫妻!拔覀z不僅是工作中的伙伴,生活中的伴侶,現在還是惺惺相惜的病友了!

  李宏化療期間,周五晚上,夫妻倆從醫院回家后,王宏便主動給李宏做灌注,李宏也是非常體貼妻子,叮囑她按時服藥,夫妻倆有說有笑,跟平常人似的,高高興興地過著每一天。

  “以前我性子慢,她脾氣急,也會吵架,現在不吵了,彼此寬容多了!

  李宏依然做著手術。一年里,李宏參與完成了近1000例手術,平均每天3臺,有三分之一是急診手術。

  膀胱癌本身就要是多飲水,采訪中,他半個小時就要去一次衛生間,可手術中不允許,為了少去幾趟廁所,他堅持白天不喝水,憋尿。李宏說:“只要我一上手術臺,就把全部精力和心思用在手術上,沒有時間考慮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也是個病人……”

  夫妻倆依然會在半夜被急診電話叫起。一天夜里11點多,急診送來一個刀扎傷患者,讓李宏趕緊到醫院手術。李宏立馬開車往醫院趕。王宏還有點慶幸,看來用不著我,可以睡個好覺,結果才過十幾分鐘,電話又來了,病人失血過多,需要大量輸血,作為手術室護士長,王宏也得支援。家里的車被李宏開走了,幸虧一位援疆同事把車放在了她家,她開著同事的車也緊跟著往醫院趕。20分鐘后,在手術室,與丈夫深夜匯合了。

  另外一個不眠夜,一個小男孩,胸壁被一根一米多長的鋼筋穿透,前后傷口不停地往出冒血。王宏被緊急召回手術室。剛開始,男孩還能勉強配合,幾分鐘后便開始煩躁,王宏緊緊抓住男孩的臂膀,可男孩的指甲深深地劃過她的手背和胳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血痕。為確保手術成功,剛做完手術的王宏死死地控制住這個男孩,頭上的虛汗滴滴噠噠地掉在地板上。5個多小時的手術,病人失血量較多,需要立即輸血,她就守在血液回收機旁,第一時間把回收的血液輸給病人,為了讓血液滴入更快,她就雙手高舉血袋一點點的人工擠壓,一舉就是一兩個小時。剛從血庫取回來的血很涼,她就把血袋放在貼身的衣兜里,用身體的溫度給血袋復溫。

  凌晨5點鐘,手術間里無影燈依舊通亮著,麻醉機上手術患者心率平穩而有節律的響著,清晨的朝霞映紅了天空的一角,手術成功了,鋼筋從男孩的身體取出來了,孩子得救了。而王宏一個人蜷坐在手術間的一角,虛脫得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默默的一言不發,只是那樣靜靜的坐著,李宏走過去,扶起妻子。

  一對夫婦,一生救人無數,人到中年還要飽受癌癥的折磨!拔也皇且粋好患者,但我希望自己能是一個患者眼里的好醫生!

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